中東研究︱虞衞東:以色列中長期發展戰略解析

2020-10-12 來源 : 上外絲路 ,作者虞衞東 瀏覽數:

作者簡介:虞衞東,上海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副研究員

文章來源:《新絲路學刊》總第9期


【官方物流菜鳥】發展戰略是關於一個國家全局和長遠的發展構想,包括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基本思想、實施規劃和方針政策。以色列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國家,自1948年建國以來,以色列一直鼓勵、吸引猶太人移民以色列,擴大猶太人的人口基數,鞏固以色列的猶太性質。其發展戰略先後經歷了奪取土地、吸引移民、發展經濟、創新驅動等,目前轉向了可持續發展戰略,重點在保持經濟增長、教育、能源、基礎設施、環境治理和信息通信技術等領域,以及參與中國的“一帶一路”建設上。

【官方物流菜鳥】以色列;中長期發展戰略;“一帶一路”


發展戰略事關國家全局和長遠,包括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基本思想、實施規劃和方針政策。中長期發展戰略是指一個國家在一定階段的中長期的發展規劃,是根據自身的地緣特徵和具體處境而制定的。以色列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國家,是一個在短期內白手起家的國家。建國20年裏經歷了三次中東戰爭。自1967年起,奪取了數萬平方千米的土地。80年代,以色列進入了正常的和平發展時期。同時,自1948年建國以來,以色列一直鼓勵、吸引猶太人移民以色列,擴大猶太人的人口基數,鞏固以色列的猶太性質。土地和人口是以色列立國的基礎,經濟發展是以色列的強國之本。近年來,以色列中長期發展戰略開始轉向可持續發展,重點在於保持經濟增長、教育、能源、基礎設施、環境治理和信息通信技術等領域,以及參與中國的“一帶一路”建設。


一  以色列中長期發展戰略的演進


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發展軌跡,根據自己的地緣特點和歷史處境來安排國家的戰略佈局。自以色列建國以來,奪取土地和吸引猶太移民一直是以色列的中長期戰略。因為,在以色列建國前20年裏,生存是第一位的。20世紀80年代,以色列解決了土地問題、軍事上取得絕對優勢後,發展經濟成了重中之重。
(一)中長期發展戰略的條件和意願以色列以往的發展戰略主要集中在奪取土地、擴大猶太人人口規模、確立軍事上的優勢和穩定經濟等方面。從客觀條件上看,建國初期,面臨周圍阿拉伯國家的敵視,領土狹小,生存形勢極其嚴峻,需要奪取更多的土地。與此同時,需要世界各地的猶太人移民以色列,通過定居點來開墾拓荒,鞏固對被佔領土的佔有。從主觀意願來看,由於巨大的生存壓力和頻繁的恐怖襲擊,以色列對安全的要求變得越來越絕對和極端。以色列一直謀求軍事上的絕對優勢,不惜先發制人,堅決遏制周邊國家發展核武器。80年代開始,以色列完成了初期的奪取土地的戰略,軍事上取得了明顯優勢,進入了發展經濟戰略階段。


(二)以色列中長期發展戰略的演變1.建國初期的奪取土地戰略和後來的先發制人戰略第一次中東戰爭與1947年聯合國大會181號決議所引起的矛盾衝突有關。從1948年5月15日凌晨開始(衝突從1947年11月開始),為爭奪巴勒斯坦,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之間發生了大規模戰爭。它使以色列成為獨立的國家,將巴勒斯坦英帝國託管地的剩餘地區分成分別由埃及和外約旦控制的地區。戰後劃分的巴以停火線(“綠線”)使得以色列領土比分治決議規定的面積擴大了6200平方千米。
第三次中東戰爭,以色列方面稱六日戰爭,亦稱六五戰爭、六天戰爭,發生在1967年6月初,是“先發制人”戰爭的典型案例。以色列佔領了埃及控制的加沙地帶和西奈半島,約旦控制的約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舊城,敍利亞的戈蘭高地共6.5萬平方千米的土地。
另外,以色列為防止周邊國家的核威懾,採取了打擊周邊國家的核設施和阻止其核發展的措施。1981年6月7日,14架F-16戰鬥機直接飛往伊拉克“塔姆茲-1號”核反應堆。經過短暫的確認,這14架F-16戰鬥機投下16枚炸彈,其中12枚擊中核反應堆,“塔姆茲-1號”被摧毀,核反應堆內工作人員無一生還。2007年9月6日,以色列對敍利亞的一處核設施進行了空襲。這次空襲行動與之前對伊拉克核設施的空襲幾乎如出一轍,都為“外科手術”式打擊,只不過對敍利亞的空襲行動更具信息化作戰的特點。目前,以色列最擔心的是伊朗核力量的發展。以色列一直拉攏美國阻撓伊朗的鈾濃縮計劃和核發展。同時,以色列不斷髮展自己的核力量,對地區其他國家形成核威懾。
同時,為了確保國土安全,分化、打擊巴勒斯坦抵抗力量,以色列採取了“定點清除”戰略,這也是先發制人戰略的延續。1987年第一次“巴勒斯坦大起義”之後,以色列將“定點清除”作為打擊巴勒斯坦武裝力量的重要手段,主要是報復來自巴勒斯坦方面的恐怖襲擊。此後,為了有效打擊巴勒斯坦的恐怖襲擊,在2000年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義”爆發後,以色列首次公開利用“定點清除”“預防”巴勒斯坦的“恐怖襲擊”,並將“定點清除”合法化。自2000年9月巴以衝突爆發以來,以色列政府為報復巴方激進組織的自殺式爆炸襲擊,多次對巴方各派高級官員及骨幹實施“定點清除”。根據巴勒斯坦官員提供的資料,從2000年9月至2005年9月,以色列已經“定點清除”了超過150名巴勒斯坦各派高級官員及骨幹。
2.一以貫之的猶太移民戰略1948年5月14日,根據聯合國的巴勒斯坦分治方案,猶太人宣佈建立以色列國,當時全國人口僅有65萬。新增人口中的絕大多數是自他國移入以色列的猶太移民,他們的迴歸不僅使以色列在中東生存了下來,而且為其發展注入了強勁動力。以色列國的《獨立宣言》中明確指出:“以色列國將向散居在世界各國的猶太人敞開移民的大門。”1950年頒佈的《迴歸法》規定,“所有猶太人均有權移居以色列,不必履行任何手續”。1952年的《國籍法》又進一步規定,任何猶太人只要一踏上以色列的國土便具有該國公民身份。以色列建國後,世界範圍內的猶太人掀起了5次移居“民族家園”的浪潮,移民人數達到260萬左右,是以色列建國時的4倍。在1948年至1951年的短短三年內,就有近69萬猶太人移民以色列,使其人口幾乎翻番。如1949年至1950年的“魔毯行動”將近5萬名也門猶太人護送至以色列;1951年“以斯拉—尼希米行動”將全部的12萬名伊拉克猶太人接至以色列。


在多次中東戰爭之後,以色列控制區不斷擴大,原先佔多數的阿拉伯人大批離開家園,巴勒斯坦難民出逃所留下的真空,大多由新來的猶太移民填補。這使得猶太人佔以色列總人口的比例大幅提高。
吸引世界各地的猶太人移民以色列是以色列的長期國策。1948~1972年,約有140萬猶太人移民以色列。此外,以色列通過1984年的“摩西行動”和1991年的“所羅門行動”將3萬埃塞俄比亞猶太人空運到以色列。以色列移民中有50%來自歐洲,18%來自非洲,15%來自亞洲,其餘來自北美和大洋洲等地。蘇聯解體後,從1989年開始至今,約100萬獨聯體猶太人移民以色列。這批移民中的科學家比例非常高,並且其中超過一半的移民科學家(7735人)是在1990~1993年到來的,為此,以色列政府設立了一批新的資助計劃來安置和整合這些移民科學家。1994年,以色列政府啓動了面向移民高端人才的“吉拉迪計劃”,該計劃以著名化學家埃利澤爾·吉拉迪命名,致力於為來自蘇聯的一流移民科學家提供300個大學研究崗位。
政府鼓勵國際移民移入,為此設立了外來移民接收部,大量接收猶太移民和難民。國內人口分佈政策方面,也注重放慢國內遷移流動速度,並使人口按計劃佈局。政府力圖使各地區間平衡發展,改善城鄉交通聯繫,從國家安全角度出發,把一部分人口沿邊界分散佈局,並創建新城鎮,對房租、社會服務和工業基礎設施提供津貼。2004年7月14日,一批來自美國和加拿大的猶太人抵達以色列,標誌着以色列政府制定的猶太移民擴展計劃正式開始實施。以色列總理沙龍和他的兩名內閣成員專程到機場迎接這架從美國紐約肯尼迪國際機場飛抵以色列的專機。沙龍在歡迎儀式上透露,他的目標是在未來10年時間之內從北美地區吸納100萬中產階級的猶太人移民。這批從美國和加拿大前往以色列的猶太移民總共有1500人,他們當中有三分之一來自美國的紐約州,這些人在一家名為“靈魂對靈魂”的私營集團公司的贊助之下獲得了移民以色列的許可證。
3.80年代啓動的經濟發展戰略經濟穩定計劃(1985~1990年)。建國以後的30年裏,由於一直經歷戰爭,以色列的經濟十分脆弱。1973年第四次中東戰爭後,以色列開始了長達十年的經濟危機。通貨膨脹率持續飆升,1984年初突破400%,1985年7月政府推出了經濟穩定計劃,目的是改善國際收支狀況、降低通貨膨脹率,對以色列經濟體制和經濟發展戰略做出調整。
冷戰結束後,1993年巴以雙方簽署了奧斯陸和平協議,以色列一方面與阿拉伯國家之間實現了直接和平對話,另一方面積極開展與周邊國家的經貿往來,發展地緣經濟。90年代以色列的地緣經濟戰略以合作為主旨,主要形式是區域經濟合作與全方位的經濟貿易發展相結合,在與周邊鄰國開展合作的基礎上,將區域合作逐層向外擴展,近期目標是構建以以色列為中心的地中海東岸經濟合作區,中遠期目標則是推動中東—北非經濟合作區和地中海經濟合作區的建成和運轉,從而進一步增強以色列的綜合國力及其在未來中東地區及世界上的地位。90年代以來以色列採取了改革、開放和發展的經濟政策。其中,私有化政策是以色列工黨、利庫德集團政府經濟政策的核心、經濟體制改革的重點。內塔尼亞胡在其“2000年的經濟目標”談話中指出,以私有化帶動結構改革,減小經濟中公有部門的規模和比重,是以色列政府到2000年末的目標。
4.以色列的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猶太人是個樂於思辨的民族,總有一些人不安於現狀,既是迫於受到排擠,也是緣於接受挑戰。以色列是一個倡導創新、鼓勵創新的國度,其創新舉措在法律法規體系中也有體現。1985年頒佈的《鼓勵工業研究與開發法》堪稱以色列的創新大法。此後,這部法律經過多次修改,逐步明確了研發立國、科技立國的發展基調,促使政府部門牢固樹立了“研發無小事、研發關乎國家存亡”的理念。2000年生效的《公司法》使得以色列成為世界上最容易成立新公司的國家之一。2002年以色列制定了《以色列税收改革法案》,促成了以色列税收體制的革命性變革,對風險投資、證券交易、直接投資等“主動性資本”收益税做了重大調整,以推動高新技術產業發展。2011年,以色列頒佈了《天使法》,鼓勵高技術公司的投資行為,符合資格的行為主體投資以色列高科技私營企業,可以從所有渠道的應納税所得中減去其投資額。同時,以色列實行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通過《專利法》《產權法》《商標條令》《版權法》等對知識產權予以有力保護,極大地促進了以色列各行業領域的創新,也營造了創新人才培養與成長的環境。
1991年的“孵化器”政策。該項政策重點扶持創新型企業發展的前期階段,政府為孵化器內的企業提供技術評價、市場能力建設、研發規劃制定、研發團隊組建、融資和法律等方面的諮詢服務。該項政策要求每一個孵化器同時運作的研發項目最多為10~15個,在孵化器的期限最長為2年,每個項目可獲得的資助最多為15萬美元。
1993年的“磁石”項目政策。該項政策重點支持生物技術、納米技術的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組建由行業領域的多數企業和相關領域研究機構參與的大型研發聯盟,核心目標是在重點技術領域形成由“科學”向“產業”轉移的路徑。獲得政府批准組建的研發聯盟可獲得3-5年的資金資助,政府最高可承擔聯盟內企業66%的研發成本、聯盟內學術機構80%的研發成本,且無任何補償歸還的要求。但是,研發聯盟的研究成果必須歸全社會共享,不得以任何形式壟斷技術或壟斷價格。
以色列政府先後在7所公立大學和研究機構成立了技術轉移公司,專門負責技術成果的轉化。在儘可能保持公立大學和研究機構、技術轉移公司獨立性的基礎上,建立了“分工合理、激勵適當、責任明確、互利共贏”的合作運行機制。一方面,技術轉移公司是一個獨立的、以營利為目的的商業機構,在人事權、財務管理、經營權等方面享有完全的自主權,且享有其所在大學全部研究成果的使用權,大學不得再將技術專利轉讓給其他商業機構。另一方面,大學裏的研究人員提供技術性的諮詢,只能在有限的範圍內、期限內擔任公司的非管理職位,不參與公司的任何經營運作。
以色列本土風險投資始於20世紀80年代,第一家風投公司於1985年成立。20世紀90年代初期,隨着以色列政府大力推動經濟改革,在政府基金的引導和帶領下,民間及國際上的風險資本不斷加大對以色列科技創新領域的投資,並逐漸發展壯大起來。以色列高科技創業企業的融資主要集中在海外,特別是歐美髮達國家。例如,以色列高新技術企業多到美國納斯達克、英國創業板以及其他歐洲證券市場上市。市場化的風險資本有效地將以色列領先的教育科研力量、國防科技技術、為數眾多的創業者同市場進行對接,使以色列成為世界上學術成果產業化、軍事技術民用化最為成功的國家。
二  以色列中長期戰略的內容
隨着國力的變化,以色列即將進入一個新的發展階段。在經濟發展和創新驅動的基礎上,正在向可持續發展轉變。以色列圍繞可持續發展戰略進行了各種努力,為社會經濟生活各領域的可持續發展提供了可靠的物質基礎。它所制定的可
持續發展戰略將極大地促進其社會、經濟、生態和環境的協調發展,同時也將對國際社會產生積極的影響。2008年,美國一以色列科學和技術委員會提出了“以色列2028:全球經濟與社會的願景和戰略”,旨在在廣泛的領域內實現國家目標-快速、均衡增長和縮小社會差距。2017年,位於海法的塞繆爾—尼曼國家政策研究院發佈了《以色列大戰略:思考和指南》,全面分析了以色列大戰略的設計、制定、實施和影響等。具體在概念與方法論思考,治國方略與安全集羣:全球、區域和地方戰略選擇框架,科學、技術和教育,經濟、社會與國家四個集羣領域展開研究分析。提出發展制定以色列的大戰略反映了學者的願望,但無論從歷史來看,還是就以色列政府和以色列猶太人而言,他們似乎並不熱衷於也不擅長大戰略,他們更注重具體的計劃和方案,缺少全盤考慮的願望和習慣,制定以及實施大戰略的水平還有待提高。
以色列根據本國的特點,制定了可持續發展戰略的三個主要目標。代際平等,即當代人與後代人之間福利共享。從廣義的福利含義來説,後代人至少應與當代人享有相同的福利;從多代人角度考慮,當代人的福利是最低水平的福利。同代人之間的平等。社會成員在收入分配、教育、衞生保健等方面實現平等,同時在所處的環境條件方面也應實現平等。大力發展經濟,保護和改善環境質量。在對土地、自然資源需求日益增加的情況下,最大限度地保證後代選擇其生活方式與生存環境的自由;通過實現環境成本內在化,使環境因素在經濟活動的全過程中都得到充分考慮;在開發過程中同時實現增加資源儲存,開發的價值與環境代價相結合,從而限制對資源和環境的破壞;設立和維持資源、環境的最低標準,防止對重要、稀少自然資源造成不可逆的破壞,以保護以色列的自然資源庫;保證全體人民包括易受害人羣和少數民族的合理的生活和環境質量,採取一切措施減少不同人口居住地之間正在增長的環境質量差別;不斷改善全體人民的生活和環境質量。以色列可持續發展戰略的內容包括保持經濟增長、基礎設施建設、教育改革、環境治理、能源多元化和信息通信技術改進等。
(一)經濟保持增長以色列議會的調查報告稱,可以採取一些手段來縮小貧富差距,包括創造就業,減少外國勞工數量,鼓勵人們工作,讓更多的極端正統宗教人士和阿拉伯婦女加入勞動隊伍,讓窮人享受更多的社會福利,對資本徵收更多的税,等等。
保持經濟增長,首先要找到一種方法來促進傳統部門的發展,縮小收入差距。通過税收制度和福利待遇增加低收入人羣的收人,通過國家對兒童的投資來改善貧困人口的生存狀況。經濟增長目標是2016 ~2019年為4.5%,2020~2028年為5.5%。這樣的GDP增長率將使公共債務減少。目前的公共債務佔國內生產總值的84%,擬訂的目標為2020年不超過60%,2028年不超過45%。保持快速、平衡的經濟增長,平均年人均GDP增長4.7%。在今後10年裏,縮小經濟結構的剪刀差,縮小社會貧富差距,包容以色列社會各階層。
實現主要目標的既定政策方針:①促進和加強教育體系,包括幼兒園到更高的教育與應用科學研究;②提高經濟薄弱部門的勞動力參與率,包括阿拉伯和極端正統社區;③加強政府機制,提高政府和國家機構的治理能力;④分散跨學科的創新和傳統技術的利用。
貨幣政策:以色列的通貨膨脹率高於與其有貿易往來的國家的通貨膨脹率是必要的。通過官方貶值,提高進口關税或增加對出口的支持等方式有效地降低與主要貨幣的匯率。以浮動匯率取代固定匯率,以保持以色列出口比較優勢。同時,貨幣政策是維持物價穩定的主要工具。從以色列的經濟和社會條件看經濟增長和就業,銀行必須繼續努力實現政府設定的通貨膨脹目標。
經濟部門:為知識型產業持續快速增長創造條件,加強國家基礎設施建設;縮小以色列的經濟二元性和收入差距;保持宏觀審慎政策,監督住宅市場發展;提高支出增長上限,為更高的發展騰出空間;增加教育、基礎設施投入和扶貧支出;減少負債,減免無效税收,提高環境税。國際收支政策:政府採取以出口為導向的增長政策,保持貨物和服務的平衡;保持國際收支平衡,以保持經濟的穩定。出口導向型政策將通過一種創新策略得到保證,通過槓桿促進傳統部門的知識密集型經濟技術及支持應用科學研究。
根據世界需求和謝克爾的實際匯率,非貿易部門生產率的提高也有利於以色列貨幣的真正貶值。
勞動力市場:要提高勞動力參與率。勞動力市場是公民參與經濟活動的中心舞台。公民參與勞動力的比例是經濟實力的重要衡量標準。政府設定了25-64歲的就業率目標為74%,達到目前發達國家的水平。提升勞動能力低的羣體的參與度,降低生產成本,必須更新現代勞動政策,為此,重新建立獨立的政府部門勞動部。勞動部的創建對於構建多樣化的平台和解決相關勞動力市場問題至關重要。
極端正統派人羣的勞動參與率,要從目前的40%提升到2028年的55%。在未來十年內,女性參與率需要從19%提升到50%。就業政策必須保持失業率在5%左右。同時,將通過行政和財政手段,使外國和巴勒斯坦工人的數量不超過以色列勞動力的3%。
融入全球化過程:融入全球化是一個關鍵過程,必須採取許多步驟提升以色列經濟在全球的參與度。建立大型全球性公司是其中最主要的任務之一。在未來十年裏,在全球範圍內,以色列至少有6家公司年銷售額超過25億美元;3家年銷售額超過50億美元;至少1家以色列公司年銷售額超過100億美元。
產業政策(傳統產業和服務業):傳統工業和服務業是以色列商業部門的主要組成部分。這些行業生產率的提高需要更大程度地利用信息和通信技術,政府將大力投資這些領域。並且,鼓勵傳統產業的創新,包括技術、營銷、商業和組織四大方面的創新。為此,工業、貿易和勞工部的首席科學家辦公室可以提供幫助。
技術產業政策:高新技術產業的一個重要目標是保持創新。高等教育體系為技術產業輸送受過教育、技能熟練的人才。技術部門持續快速增長和傳統技術的提升都有賴於高端人才。高等教育體制有助於創造以色列的比較優勢和滿足其增長的需要。根據這一目標,2028年的學生人數將達到61萬人。額外資源將用於擴大大學基礎研究經費。此外,還將建立新的研究基金。
基尼係數:貧困問題和收入分配不均問題已經形成。可以通過促進和支持傳統經濟部門、擴大辦學的綜合政策和高等教育、部門勞動市場增加就業的活動,以及為那些無法工作的人提供適當的食物等解決問題。基尼係數是衡量收入差距的國際標準。當前以色列的基尼係數為0.379,在今後十年裏,爭取降到0.32以下。
(二)基礎設施公路:以色列的道路較短,汽車、公共汽車和載重汽車是主要交通工具。最近幾年,公路網絡已全面擴展和改善,以適應車輛的迅速增長,甚至可通達最偏遠的社區。目前一條將近190英里(約300千米)長的多車道公路正在建設中,這條公路南起貝爾謝巴,北至羅什一皮納,一條岔路通往魯什哈尼克拉。儘管人們因這條公路的幾條支線對環境構成影響而對是否修建此路尚存爭議,但是可以想象,它將使人們能繞開人口稠密的地區,從而緩解交通擁擠狀況,並幫助人們快速到達這個國家的大多數地區。
鐵路:以色列鐵路在耶路撒冷、特拉維夫、海法和納哈里亞之間經營客運業務。貨運業務的營業範圍還再往南,為阿什杜德港、阿什凱隆市和貝爾謝巴市、迪莫納南部的採礦場提供服務。近年來,鐵路貨運量和客運量都增加了。為了幫助緩解因公路交通密度的提高而帶來的問題,已推出特拉維夫和海法地區的高速鐵路運輸業務,這種業務將利用經過改造的現有線路,與公共汽車支線合作。許多目前仍在使用的過時客車正被現代化的空調客車所取代,最新的機械養路設備已投入使用。以色列輕軌項目是以色列建國以來最大的政府特許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投資規模最大,施工最為複雜,技術難度最高。以色列特拉維夫輕軌系統建設規劃有8條線路,其中紅線項目是輕軌項目的首條線路,由中鐵隧道特拉維夫項目部和以色列索萊爾博奈基建公司組成鬆散型聯營體共同負責項目實施。特拉維夫輕軌項目從概念到實施歷經五六十年。
海港:古代雅法、愷撒和阿卡等港口,已被海法、阿什杜德和埃拉特三大可泊國際船舶的現代化深水港所替代。海法港是地中海最大的集裝箱港口之一。阿什杜德港主要用於裝運貨物,而在紅海邊的埃拉特港則把以色列與南半球和遠東連接起來。阿什杜德港口工程建設意義重大。項目建成後,該港口年集裝箱吞吐量將達150萬標箱,成為東西方貿易往來的重要中轉站,並將在為以色列增加就業、增進貿易往來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此外,在阿什凱隆市有一個油輪港口可接待裝運燃料的輪船,而哈代拉則有直接卸貨設施,便於貨輪向附近電站供煤。
由於認識到以色列的地理位置使它有可能成為來往該地區的旅客和貨物的轉運國,其制定了一項長期的總規劃,以滿足將來的運輸需求。除了其他優先事項外,該規劃還主張建立一個現代化的鐵路系統,在陸地和海上業務的每一環節都使用最先進的設備,並建立一個計算機網絡來控制和管理所有業務。
機場:本-古裏安國際機場(乘車到特拉維夫約25分鐘,到耶路撒冷約50分鐘)是以色列最重要的也是最大的機場。由於到港和離港乘客人數迅速增加,該機場正在進行大規模擴建。南部埃拉特機場、中部特拉維夫附近和北部羅什-皮納的小機場為主要來自歐洲的包租班機和國內空中飛行提供服務。
近年來,中國與以色列合作機制建設穩步推進,在“一帶一路”指引下,經貿合作不斷加深。中國企業相繼中標以色列隧道、港口和地鐵等重大項目建設,中資企業成為參與以色列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要合作方。
在其他基礎設施方面。提高投入基礎設施的預算,採用公私合作協議,特別是在公共交通方面,以分散投資風險;確保市政當局有足夠的財政資源資助新建住宅小區的基礎設施服務;更好地協調大型和廉價住宅的發展,爭取在5年內新建廉價住宅25萬套;延伸公共交通到工作地點的周邊地區;推廣道路收費和智能電錶,為基礎設施用户提供資金支持;將汽車税從所有權轉向車輛使用權,有利於減少污染;以直接轉讓取代農業配額和關税。基礎設施升級所需的投資估計約為4900億新謝克爾,其中陸路運輸3500億新謝克爾,海路和航空運輸200億新謝克爾,能源建設800億新謝克爾,水和污水處理400億新謝克爾等。
(三)教育
以色列建國以來,重視發展教育,教育事業得到政府的大力扶持,實現了高水平的發展。但也存在不少問題:從幼兒園到中學教育體系的實質性失敗,沒有提高學生完成高中學業的比重;高等教育體制的缺陷,以色列高等教育水平繼續下降,出現人才外流。此外,由於以色列對阿拉伯人實行歧視和限制政策,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兩個民族的教育政策和教育投入失衡,阿拉伯人教育與猶太人教育之間存在嚴重失衡現象。首先,以色列阿拉伯人中小學教育與猶太人教育系統存在很大差距,從義務教育的普及到教學資源的分配、教育課程的設置和學生輟學率,阿拉伯人中小學教育要達到與猶太人的教育水平相當,仍有很長的路要走。其次,阿拉伯人高等教育也存在嚴重失衡現象,在以色列沒有一所阿拉伯人大學,他們的中小學和猶太人的學校分屬兩個教育系統,大學階段,阿拉伯人要進入以希伯來語為教學語言的教育環境,無論從入學考試還是在校學習能力和畢業後的就業形勢來看,阿拉伯人都遠落後於猶太人。最後進行原因分析。從歷史角度分析,教育失衡源於社會地位的不平等,而猶太人主體地位和阿拉伯人“二等公民”地位的形成有複雜的歷史背景;地區經濟發展不均衡,地方財政不足,無法保障以色列義務教育的貫徹實施和教育高投入的資金注入,阿拉伯地區的教育與猶太人地區的教育存在落差。在猶太復國主義的民族政策影響下,阿猶兩個民族的關係、地位、政策支持存在差別,最終導致社會、政治、經濟、教育、福利等各方面的不均衡發展。
在今後的社會發展中,以色列將發揮資本的作用,使教育更具包容性。教師的地位包括工資和形象都將得到提升。那些擅長管理和教學的人將得到激勵。以色列教師的年平均工資不到2萬美元,美國所有教師的年平均工資將近5萬美元。從2007年開始發生多次中小學教師罷工事件。未來將提高貧困學校教師的工資水平,爭取在5年內使工資提高20%左右,月工資提高到2100美元;通過擴大導師制提高教學質量;增加教育經費,特別是提高中等教育水平,進一步增強阿拉伯區的希伯來語言教育;向哈瑞迪 區提供資金,增加課程中的核心科目並加強監控測評;學校經費應由學生人數決定,而不是由班級人數決定;必須提高教與學的物質條件。在擁擠的教室裏,每個班級的學生數量必須減少;拓展職業教育中的工學結合;為有效培訓項目籌集資金;進一步擴大工作福利的作用,為低收入家庭提供更高的轉移支付。
(四)環境治理以色列國地處中東地區西部,西瀕地中海,東南與紅海相鄰,北部與黎巴嫩接壤,東北部與敍利亞、東部與約旦、南部與埃及為鄰。國土呈南北狹長形,南北長約470千米,東西最寬處有135千米;國土面積2.7萬平方千米,其中約70%為沙漠;農業人口占全國的3%左右。以色列土地貧瘠,礦產和水資源極為缺乏。在地緣政治方面,以色列與周邊國家既有領土和資源之爭,又有宗教矛盾,因此,圍繞領土、資源和宗教信仰,以色列與周邊國家衝突不斷。
隨着社會和經濟的發展,以色列的環境問題也日益凸顯。如何制定符合自己國情的可持續發展戰略,已成為以色列各界人士共同關心的問題。就環境治理制定了以下一些具體措施。建立自然資源利用限制“紅線”。②利用經濟手段和市場機制達到改善環境的目的。③建立最低環境標準。在環境未達標的地方,政府應採取一些措施,比如給予經濟補貼、在資源配置上給予優先權,將其環境投資項目納入國家投資政策等,使其環境儘快得到改善。將資源與環境的經濟價值納入決策全過程。⑤建立綠色核算體系。以色列正在建立國家綠色核算體系,該體系是利用先進的計算和測量手段對一些資源,如空氣、森林、溪流、地下水等進行測量並數字化,這樣就可以對資源的變化進行評估。⑥制定各行業和地區的可持續發展規劃。可持續發展不能僅限於國家層面,某一部門或特定團體應制定不同行業、不同層次的可持續發展規劃。行業的可持續發展可減少本行業對資源、環境的危害,地區性的可持續發展規劃可協調不同行業在本地區的行為。⑦調整行政管理機構。從目前的可持續發展概念來看,有些行政機構職能的劃分不利於土地與水資源的管理和保護。因此,有必要對其進行調整,以更有利於可持續發展政策的實施。又由於自然資源和環境的影響往往並不與行政界線一致,所以應建立一個對整個環境問題進行協調的機構,該機構在處理自然資源和環境問題方面應具有法律權威。
面向21世紀的長期發展計劃——“以色列2020"。它為以色列的長期發展構建了一個框架,其中有關環境問題的內容為交通、能源、城市、旅遊、農業及其他各領域制定了可持續發展戰略與政策。1996年11月,以色列在聯合國環境開發署(UNEP)開展的“地中海行動計劃”上籤了字,承諾加強對沿海地區的重點治理。為保護生態環境,以色列政府在中東地區的多邊談判中,就區域的政策制定、重要工程項目的建設如何考慮環境問題等同周邊國家達成了一致意見。在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和平談判中,環境問題始終是重要組成部分。此外,以色列同埃及、約旦在環境治理與管理方面也開展了雙邊合作。
(五)能源多元化以色列自身石油資源極其匱乏,且石油進口途徑受限,進口成本較高。因此,發展替代能源迫在眉睫。以色列的替代能源涉及天然氣、頁岩油、太陽能、核能、風能等多種類型,結構較為完備,且發展層次明顯。2014年年底,可再生能源發電達1550兆瓦,以色列政府計劃,2020年年底,可再生能源發電達2760兆瓦。政府在可再生能源領域於2008至2012年間投入1.2億美元。
以色列能源多元化的發展戰略具體步驟如下。
(1)發電能源多元化。以色列政府不斷豐富自身的能源消費結構,積極嘗試開發天然氣、頁岩油、太陽能、風能、核能等各種替代能源,打造替代能源多元化戰略,以改善嚴重依賴國外石油資源的局面。進入21世紀以來,以色列在其近海發現一系列大規模的天然氣田。考慮到近海氣田的規模較大且開發成本較低,天然氣又具備清潔、安全、便利等多種優點,以色列政府自然而然地將天然氣選定為現階段能源開發的重點。繼以色列能源部與美國能源部2016年就天然氣、智能電網、海水淡化等領域開展研發簽署合作協議後,2017年以色列政府宣佈將該項目的預算由400萬美元增至800萬美元,以進一步深化兩國能源研發合作。目前,塔馬爾氣田是以色列唯一正式投產的天然氣田,其高達2460億立方米的探明儲量可以基本滿足以色列未來多年的天然氣需求。以色列能源部表示,將在2020年開採塔馬爾與利維坦氣田附近的卡里什和塔寧氣田,通過競爭帶動天然氣價下降。業內人士普遍認為,這兩大氣田約有550億立方米天然氣。這項開採計劃表明,以色列有能力堅持開發計劃,新氣田一旦開採,市場競爭將會加劇,氣價將會下降。在天然氣市場需求充足的情況下,首先開採卡里什氣田,隨後開採塔寧氣田。根據開採計劃,裝卸船會被安排在離岸90千米處,兩個新氣田開採的天然氣將在那裏進行處理和儲存,以備出口。以色列中央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2017年,以色列天然氣發電量在全國發電總量中的比重為63.2%,比2016年上升了2.5個百分點,而煤炭發電量的比重從2016年的35.9%進一步下降至32.6%。按照以色列能源部的預測,以色列的天然氣發電量在全國發電量中所佔比重有望升至70%左右,而煤炭發電量則進一步降至30%以下。以色列政府計劃,到2030年天然氣發電將佔83%,可再生能源發電佔比則達17%。另外,以色列能源部還期望,從2030年起,以色列將不再進口汽油和柴油汽車,大力發展新能源汽車將成為以色列的一大重要方向。
與此同時,以色列也沒有忽視對風能、太陽能等其他替代能源的投入。以色列政府批准將在2022年6月前,關停以色列北部奧羅特·拉賓發電站的4個燃煤發電機組。為實現“零污染”的目標,以政府將逐步關停燃煤發電機組,大力發展天然氣和可再生能源發電。這4個燃煤發電機組不僅發電工藝較為落後,而且其排放的污染物佔全國污染物的25%以上。以色列有兩個大型煤炭發電廠共10個燃煤發電機組,均由以色列電力公司運營,分別位於以色列北部沿海的哈德拉和南部沿海的阿什克隆,總髮電裝機容量約為4840兆瓦。以色列環保部政策和戰略部門負責人尤瓦爾·拉斯特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表示,出於減少環境污染的考慮,以色列計劃在2025年至2030年期間關閉所有剩餘燃煤發電機組。以色列進行了一項名為“零碳計劃”的研究,結果表明到2040年以色列在不降低民眾生活水準以及發電成本不變的前提下,能夠實現80%的電力來自可再生能源。
目前太陽能發電量在以色列發電總量中的佔比為3%,該佔比到2020年和2030年將分別增至10%和17%。過去3年間,在由清潔技術行業投票選出的全球前100名清潔技術公司中,來自以色列的清潔技術公司就有19家。而這其中,大多數公司的業務都和風電有關。2014年1月,有4家風電場共獲得了46.1萬千瓦的經營許可,隨後一個2.1萬千瓦的風電項目也開工建設。以色列能源部已制定了相關發展目標:到2020年實現可再生能源發電比例達到10%,其中1/3來自風力發電。在此目標之下,以色列公用事業管理局也分別針對小型風電機組(50千瓦)和大型風電機組設定了相關的上網電價補貼政策。以色列發展風電主要依託技術創新,大學和相關機構均開展了一系列研究項目,以提升本國風力發電水平。以色列國家規劃建設委員會審批了關於建設風力渦輪機農場的政策文件,這在以色列歷史上尚屬首次。政策文件的發佈旨在儘快推動裝機容量為800兆瓦的風力機組的落實等一系列工作。委員會批准該政策文件,也是以色列風電產業的一大突破。儘管風能已經是非常環保的綠色能源,但是規劃管理局仍然注意到了風力渦輪機對環境可能造成的影響,例如,影響候鳥遷徙路線,從而努力將風能項目可能對鳥類遷徙造成的影響降到最低。以色列能源部發起了一個繪製風電發展潛力圖的研究項目,由氣象服務中心執行、芬蘭氣象研究機構提供諮詢,主要通過百米分辨率評估系統,給出不同高度下風力的相關數據。以色列能源局計劃未來將這些數據上傳至面向公眾開放的地理信息系統,把風能開發及其他層面的相關信息進行整合。通過此項研究,以色列政府計算出陸上風力發電潛能,可達到3000兆瓦。在過去3年裏,以色列內政部還與其他部門和公共組織合作,制定了國家風電總體規劃,為風電場建設提供相關法令依據和指導,並徵求了風電場開發商對前期調研和項目核准的建議。
以色列風能產業規模僅次於該國最大新能源產業—太陽能。以色列太陽能峯值發電達全國電力需求的13.4%,2018年,以色列太陽能發電功率達到了804兆瓦,而當時全國用電需求為5980兆瓦。以色列還將繼續努力提高太陽能發電系統的裝機容量。但從發電量方面看,以色列可再生能源發電消耗僅佔全國能源消耗的2.6%。以色列近年來新發現的天然氣田減少了太陽能開發的熱情。目前以色列在建的光伏項目包括在梯姆拿地區阿拉瓦發電站的60MW光伏電站和阿沙利姆太陽能發電站聚光光熱電站,其中後者將建設全球最高的250米聚光塔和5萬塊雙軸追蹤反光鏡,建成後裝機容量可達310兆瓦,足夠13萬個家庭使用。
其他能源轉化發電:以色列生態企業的工藝,除了進行固態生活垃圾的處理回收,還可生產沼氣和肥料,其中沼氣就可以用來發電;生物質能:利用煙肉廢氣養殖海生微藻,並從中提煉生物柴油和生物酒精。
核能:以色列政府於2002年宣佈,計劃在內格夫沙漠的希弗塔建造一座1200兆瓦的核電站。2010年3月9日,以色列基建部利用法國的技術與約旦合作修建了一座核電站。
地熱:在過去40年裏,奧瑪特公司在全世界範圍內安裝了大約1300兆瓦的地熱和修建的能源發電廠。奧瑪特公司目前活躍在包括以色列在內的世界上70多個國家科學文
水力發電:近幾年,以色列與約旦進行商討,計劃建設一條運河,將死海與地中海或者紅海連通,利用其間400米的落差進行水力發電,同時向死海補充水量,使以色列和約旦雙邊的工業和旅遊業恢復活力。
海浪能:儘管缺少大河,以色列卻有綿延的海岸線。在特拉維夫成立的SDE能源公司開發了一套通過開發海浪的能量來發電的系統。SDE在以色列經營一套海浪能發電系統有一年多的時間,將海浪能量轉化為水壓能量,水壓能量然後被轉化為電能。
2012年以色列的清潔技術創新指數在全球排第二名。該指數由美國清潔技術產業投資集團和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進行評選。排名前5位的國家分別是丹麥、以色列、瑞典、芬蘭、美國。
(2)積極開展能源外交合作坐擁萬億級別的天然氣儲量,以色列政府積極開展能源外交,一方面為本國天然氣尋找銷路,另一方面改善與周邊國家的政治關係。2014年1月,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當局達成協議,一旦利維坦氣田投產,便向巴方供應天然氣。2016年9月,以色列與約旦簽訂首份天然氣出口協議,15年內向約旦出口450億立方米天然氣,總額大約100億美元。2017年4月,以色列、意大利、希臘和塞浦路斯承諾將在歐盟的支持下,推進世界上最長海底天然氣管道建設。2018年1月,以色列能源部部長表示,以色列國有天然氣管線公司將參與東地中海油氣管道項目開發,通過以色列一塞浦路斯一希臘一意大利的海底管道將東地中海油氣資源輸往歐洲。如果該計劃進展順利,在以色列和塞浦路斯開採的海上天然氣將可以通過管道輸至歐洲。該管道長2000千米,預計2025年開始建設,年輸氣量預計可達160億立方米。2018年2月,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宣佈,就天然氣出口與埃及達成“歷史性協議”,由以色列塔馬爾、利維坦兩大氣田向埃及杜爾菲努斯控股公司出口天然氣,今後10年向埃及出口640億立方米天然氣,訂單總額大約150億美元。由塔馬爾氣田和利維坦各承擔一半,出口收益也由兩大氣田均分。這兩大氣田的持股方為以色列德雷克鑽井公司和美國諾貝爾能源公司。這一能源動脈有助於增進這三個美國在中東地區的主要盟友間的合作關係,減輕約旦和埃及對其他中東國家的依賴,同時有助於埃及實現成為地區能源樞紐的夢想。埃及是區域內少數擁有天然氣處理設施和運輸渠道的國家之一,可以將從塞浦路斯、黎巴嫩和以色列等國進口的天然氣進行液化處理,最終出口海外或為本國工業服務。
另外,促進歐洲天然氣供應多元化。早在2012年,俄羅斯便謀求購買以色列利維坦氣田的股份,沒有成功,於2016年決定放棄。2013年,俄羅斯又擬訂了一份大量購買以色列塔馬爾氣田所產天然氣的合同,該合同最終沒有得到以色列能源部的批准。俄羅斯上述舉動的目的很明確,就是在加大對以色列天然氣上游環節介入力度的同時控制下游等銷售環節,避免以色列這個新興氣源地對俄羅斯傳統而穩定的歐洲天然氣市場帶來衝擊。以色列能源外交影響深遠,對緩和地區緊張局勢具有一定作用。與世界能源消費和進口大國相比,以色列的能源出口不足以對全球能源格局產生明顯影響;但對於以色列自身和中東地區來説,豐富的天然氣資源給了以色列更多的外交籌碼、使其更富吸引力。
(六)信息通信技術改進
近年來,以色列信息通信技術受到兩個核心弱點的影響,發展受阻。首先是技術人才的短缺。技術人才是推動創新引擎的核心因素,這種短缺構成未來增長的障礙,甚至可能損害以色列該領域的競爭力。在以色列,工程師的工資很高反映了人才供不應求。第二個弱點是所產生的技術價值與其相對有限的經濟影響之間的鴻溝。以色列創新模式在很大程度上是基於技術價值的創造,主要是在孵化器公司和跨國公司的研發中心。然而,現如今,在以色列經濟中,企業研發中心和孵化器企業所創造的技術價值在以色列,而經濟價值卻在國外。
信息通信技術部門經濟影響力可以通過三個核心步驟來擴展。第一步是充分利用以色列潛在的勞動力市場,擴大軟件行業(主要是軟件)技術工人的供給。第二步是幫助創新型企業在以色列作為一個“完整的公司”進一步發展壯大。除了研發,一個完整的公司還包括先進元件製造、全球技術支持、產品工程以及製造、設計、全球運營、會計、金融、物流等,促使這些公司能大量僱用高收入員工。第三步是提高在此領域跨國公司研發中心創造的經濟價值。以色列的信息通信技術發展速度不快,有較大上升空間。數字時代推動以色列和世界各地的政府和商業機構增加信息系統的使用,採用先進的數字技術。數字變換對組織有多種影響:影響其戰略和商業模式、組織結構,以及員工、客户和商業夥伴。信息和通信技術的發展促進和發展了政府部門和單位的數字服務,為公民提供更為方便、創新的政府服務,減少了這些服務的直接和間接成本,同時確保隱私和安全性成為新政府服務設計和規劃的重要組成部分。以色列信息通信技術管理局的願景是:“一個以用户為中心的單一政府,把用户置於工作透明有效的中心,推進創新和技術進步。”以用户為中心,從用户角度出發,以簡化政府服務為目的。信息通信技術局的目的是,如政府2014年10月2099號決議中規定的,提供IT專業知識服務;提高信息系統效率,促進部委間技術創新;以先進的技術提高對公眾的服務水平,杜絕官僚主義;推行開放政府政策。以色列信息通信技術局將在其員工和所有政府部門的員工中完善和提升其組織和個人的價值理念。
以下是其所提倡的個人價值觀。專業性和卓越力:該局將提升其人力資本的專業精神和卓越品質,因為它認識到為用户提供優質服務和發展創新的數字服務要求具有高度的專業性和卓越力。②少説多做:該局相信組織的文化應該強調首先執行任務,同時實現目標和恪守時間表;還將專注於開發組織平台和服務、工具、工作流程和IT治理機制,鞏固和實施管理方法,以及測量和控制機制。③齊心協力:整個IT系統將實現一個高層次的組織架構,突出合作與團隊協作的重要性。將為政府IT運作一體化奠定基礎,實現共享數字資產、知識和經驗以及基於組織集成的工作方法。④服務導向:該局認為服務導向尤為重要,將在自己的員工中推廣,同樣也會在為公眾提供服務的部門和其他政府單位推行。
以色列信息通信技術局的七個核心目標:①明確優先發展數字技術;②提供高質量的用户服務,提升滿意度;③將信息作為資產;④信息技術治理;⑤分享組件和信息;⑥網絡防禦;⑦激發人力資本的領導力和卓越力。
三 以色列積極響應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
近年來,中以雙邊交往繼續保持良好態勢,政治、經貿、人文、創新等領域的交流與合作不斷取得新的成就。雙方加強發展戰略對接,在“一帶一路”框架內穩步推進重大項目合作,拓展兩國務實合作的深度和廣度。2017年3月21日,中國和以色列在北京共同發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以色列國關於建立創新全面夥伴關係的聯合聲明》,宣佈雙方建立創新全面夥伴關係,以色列成為繼瑞士之後第二個同中國發展以“創新”為標誌的夥伴關係的國家。隨着中國“一帶一路”建設向中亞和中東發展,以色列“大數據”創新企業可以提供實際的解決方案,滿足中國的數據分析需要。目前以色列開發的大數據技術可以讓用户更好地瞭解運輸/追蹤和基礎設施支持體系等方面影響全球市場的因素,幫助減少投資風險。應將以色列的大數據尖端科技與中國日漸增多的海上和陸上交通結合起來。
“大數據”可以幫助人們根據個人和各種交易留下的大量數據足跡去了解市場變化的原因。它可以幫助預測經濟、技術或農業媒介的輸入和產出之間的關係。近幾年出現的大型處理器和先進的計算機系統,使大數據分析成為可能。大數據分析可以幫助解決中國在“一帶一路”建設過程中遇到的複雜問題,從灌溉解決方案到安全管理,以及處理長期運輸互聯問題的方式等。以色列內塔尼亞胡總理在2017年3月20~23日訪華期間説“一切都是高科技”,許多最先進的技術可以在以色列硅谷找到。特拉維夫可以成為潛在的中國合作伙伴尋找大數據分析解決方案的理想之地。
以色列的ATP實驗室主要提供硬件和軟件平台,用於簡化數據驅動的農業並節約成本。ATP實驗室的大數據驅動解決方案及其他方案可提供基本的工具去獲取信息和持續增加產量。在“一帶一路”背景下,農業大數據解決方案可用於提高現代“絲綢之路”主要經濟區的農業效率,為國際市場提供新的資本,促進經濟繁榮和政策互聯。以色列Taranis的創新算法可以用來增加產量和建立重要的國際行業人脈關係。通常的情況是,複雜的問題往往需要創造性的解決方案。對“一帶一路”和中國的國內農業來説,以色列農業技術(大數據驅動)的實施能夠幫助增強半乾旱地區的利用,“使沙漠開花”。如果使用以色列Windwards海上數據分析,中國投資者可以獲得貨物流動的宏觀圖景,在增強物流系統的協同作用的同時減少風險。
以色列先進的無人機、水資源利用、大數據等高科技和安全防護技術,恰恰能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有效支持。而如今,就連有“水城”之稱的山東壽光在市政、農業、工業用水等方面都得益於以色列水技術處理的創新。此外,在我國西北地區,以色列的各種技術創新也備受歡迎。2015年,以色列初創企業的風險資本有40%來自中國,同時,以色列獲得了50%的中國投資基金。
2012年,中國在以色列承包工程完成營業額3254萬美元,2013年增長到4934萬美元。中國公司在以色列修建紅海路橋鐵路重大基建項目,積極參與以色列港口、隧道、鐵路等基礎設施建設。2014年6月,中國灣港工程公司中標阿什杜德新港建設項目,以色列投資高達33億新謝克爾。2015年3月,上海國際港務集團獲得海法新港自2021年起25年的特許經營權。該港預計在2020年完工,建成後碼頭海岸線長達1500米,年吞吐能力達186萬標準集裝箱(TEU),將是以色列最大港口、地中海貨物集散樞紐。“一帶一路”建設有助於拓寬雙方基建合作平台——以色列每年投資40多億美元改造其鐵路、公路、碼頭和隧道。
以色列還開始大量引進中國的機械設備。幾年前,在以色列還完全看不到中國製造的公交車,但現在已經有五六家中國公司在向以色列提供大巴汽車。特拉維夫輕軌建好後,其列車車廂將由中國中車集團提供,這也是以色列第一次引進中國車廂。此前,進入以色列的鐵路客車產品全部來自歐洲。以色列正在規劃並逐步推進橫跨中東的“地區和平之軌道”鐵路計劃。以色列已經修建了一條從海法港口到約旦河附近城市貝特謝安的鐵路,未來還要修建更多的鐵路,有的還會連接到巴勒斯坦城市。這些鐵路最終將延伸到約旦境內,然後與沙特、卡塔爾、巴林、阿聯酋等國家的鐵路網接軌,最終將地中海與波斯灣連接起來。"一帶一路”倡議為這個計劃的實施提供了絕好的機會和平台。
“地區和平之軌道”鐵路計劃將帶來重大的經濟利益。中東地區人口目前有3.5億,未來25年內將達到7億。可以預見,屆時對產品、貨物的需求會大大增加。這個鐵路規劃將使波斯灣與地中海之間的貨運路程從海運的6000千米縮短至不到2000千米,時間成本和運輸費用也將大幅減少。此外,這個鐵路計劃還具有重大的戰略意義,它將使中東成為國際貨物轉運的中轉站,強化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之間的經濟聯繫。
近年來,以色列的發展處於上升期。不過,在快速發展的同時,一些經濟和社會問題也日益突出:貧富差距正在擴大,基礎設施滯後,環境治理任重道遠,信息通信技術有待提高和拓展…以色列的可持續發展面臨挑戰,一系列可持續發展戰略安排的落實勢在必行。以色列也很願意學習中國先進的電子商務經驗。這很好地説明了儘管兩個國家的體量和需求不同,但能夠從合作中共同受益。“一帶一路”建設為以色列的可持續發展提供了一些契機,以色列可以通過參與“一帶一路”推進其基礎設施建設、提升其信息通信技術水平。




排版 | 瞿晶磊
審核 | 李舒瑩

編輯:

地址:中國上海市松江區文翔路1550號(201620)

聯繫我們:55039515@qq.com 滬ICP備0505149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