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研究 | 鄭潔嵐:日本新首相要解決日俄領土爭端依然任重道遠

2020-10-10 來源 : 瀏覽數:

據媒體報道,日本首相菅義偉於當地時間29日晚首次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進行電話會議。菅義偉在會談中表示“不該把領土問題留給後代解決”。這無疑表明,新一屆日本政府的對俄政策將繼續以“北方四島”問題為核心,致力於解決領土爭端,締結和平條約。然而就在雙方通話的當天,俄羅斯在北方四島中的兩島——國後島和擇捉島進行了軍演,幾日前還批准了在這一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計劃,充分顯示出了在這一問題上的強硬立場。


日本北海道以北的“北方四島”(俄稱“南千島羣島”)二戰前屬於日本,二戰後由蘇聯佔領。在日方看來,該島嶼為日本的固有領土。而俄方的基本立場是,根據二戰形成的事實,俄羅斯對南千島羣島的主權不容置疑。日俄兩國因領土問題至今尚未締結和平條約,這不僅意味着兩國在法律上還未結束戰爭狀態,也給兩國關係正常發展蒙上了陰影。更為重要的是,兩國間的“異常狀態”已成為日本“擺脱二戰陰影、進而成為政治大國”這一目標的重要障礙,因此歷屆日本政府都將解決“北方四島”問題作為實現外交突破的關鍵目標之一。


此前的安倍政府在推動北方領土問題解決上可以説是付出了大量努力。2014年,在西方政要普遍缺席俄索契冬奧會的背景下,安倍應邀出席,旨在為領土談判提速。安倍還曾多次應邀出席由俄羅斯倡議並主辦的,以擴大遠東開放、吸引外國投資的東方經濟論壇,積極加強對俄經濟合作。旨在以經濟合作帶動領土與和平條約談判,“先經後政”、“以經促政”。安倍執政期間,俄日雙方進行了多輪領土談判,然而由於雙方立場差異較大,最終收效甚微。這對於安倍而言可謂“壯志未酬”。


菅義偉當選首相後,在不同場合強調了對安倍外交理念上的支持,並表示將延續安倍的外交政策。“以經濟合作為切入點,推動領土問題解決”,這一直以來是安倍政府對俄政策的重要方針。由此看來,新一任日本政府也將積極開展與俄的經濟合作,為兩國關係的逐步改善,乃至最終解決領土問題奠定基礎。


從俄方角度來看,以靈活的姿態緩和對日關係、加強對日合作對於俄羅斯也有着頗為重要的意義。一方面,日本是西方陣營的一員,可以將它作為西方陣營的突破口,實現外交“突圍”;另一方面,俄羅斯的遠東開發離不開日本的資金和技術,俄羅斯的外交“向東轉”也需要發展與日本、韓國、印度等亞太地區重要國家的關係。烏克蘭危機爆發後,俄羅斯遭到了西方國家的多輪制裁,加之石油價格下跌、疫情困擾等多種因素,經濟一直處於低迷狀態。俄日經濟互補性較強,加強經濟領域尤其是能源領域合作,符合俄羅斯走出經濟、外交困境的現實關切。


然而即便雙方皆有意向坐到談判桌前,日俄領土矛盾與兩國的國家主權、現實利益、民族感情密切相關,極其複雜敏感。雙方的政策受到內外因素牽制,都不會輕易在該問題上讓步。


就日本而言,2020年版日本發佈的《外交藍皮書》中重新寫明日本對“北方四島”擁有主權。此前為使俄方態度軟化,推動和平條約締結,在2019年版中已刪除相關表述,但遭到國內保守派的強烈反對。此外,日本的對俄政策在日美同盟的框架下,不得不受到美俄關係的影響,無法做到真正獨立自主。烏克蘭危機後,日方一方面迫於美國壓力,參與了西方國家對俄的經濟制裁;一方面又抓住合適的機會向俄方示好,以推動領土問題的解決,可謂“夾縫中求生”。菅義偉當選新首相後也曾與特朗普通話,明確表示要加強美日同盟,這在美俄關係處於低谷的當下無疑也對日俄關係的推進帶來了不小的難度。


就俄羅斯而言,儘管已時隔70多年,二戰歷史在俄全民族記憶中依然鮮活而又沉重。俄羅斯在這場戰爭中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幾乎每個俄羅斯家庭都有一位親人在戰爭中付出生命。俄羅斯每年都會隆重紀念二戰勝利的日子,他們將其稱之為“一個飽含淚水的節日”,而“北方四島”正是前輩們血肉凝成的二戰勝利果實。2020年7月,俄通過憲法修正案,其中第67條規定“禁止意圖割讓或呼籲割讓俄羅斯領土的行為”,已基本從法律上杜絕了歸還島嶼的可能性。


因此無論是日方還是俄方,都很難在領土問題上作出讓步,也很難就該問題達成共識。儘管雙方在經濟等領域有現實的共同利益,但經濟合作也很難脱離政治環境發展。日本新首相菅義偉要真正解決日俄領土爭端依然任重道遠。


作者

鄭潔嵐,上海外國語大學俄羅斯東歐中亞學院青年教師。


出處

中國網,2020年10月5日。


排版 | 瞿晶磊

審核 | 李舒瑩

編輯:

地址:中國上海市松江區文翔路1550號(201620)

聯繫我們:55039515@qq.com 滬ICP備0505149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