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物流菜鳥】東南亞媒體智庫觀點摘編 第八期

2020-06-19 來源 : 瀏覽數:

目錄

  • 加速基建投資保未來

  • 早期預警系統:疫情後面臨的挑戰

  • 馬來西亞應對新冠疫情大流行的經驗教訓

  • 東南亞疫情背景下的羅興亞人難民危機

  • 後疫情時期慕尤丁政權的政治前途

  • 馬來西亞應慎防第二波疫情

  • 新加坡為解除經濟封鎖做足準備

  • 朝聖還是抗疫?印尼所面臨的反政府情緒

  • 大流行期間東盟智能技術應用及啓示






加速基建投資保未來

副總理兼財政部長王瑞傑以及貿工部長陳振聲最近先後指出,即使政府動用大筆儲備協助企業與國人渡過冠病疫情的難關,但它還是着眼未來,繼續投資基礎建設,以為下一代創造更多機遇。其實,基建的發展有助於新加坡的經濟在後疫情時代更快速反彈,而疫情也為加速基建投資提供契機。

其實,在冠病暴發之前,新加坡已經積極推動基建投資。國際企業發展局和金融管理局設立了亞洲基礎設施辦公室,而世界銀行也在新加坡設立辦公室,負責本區域基建項目的融資以及推行。去年,新加坡與中國的絲路基金簽署了《中國—新加坡共同投資平台》框架協議,並與美國簽署 《加強基建融資與市場開拓合作》框架協議,以支持東南亞的基建發展。

發掘本區域的基建投資機會,應先從基建發展做起。在這一方面,新加坡在國際上享有很好的口碑,應該維持這個優勢,繼續並加速基建發展,以讓經濟更快速地走出疫情。

在加速基建項目的建設時,有必要先解決勞力短缺的問題。在疫情期間,客工宿舍病毒廣泛傳播,迫使建築業必須更快速地轉型,並減少對外勞的依賴。政府也加快宣導工作,讓民眾瞭解建築業也有高薪酬的工作崗位。

編譯:胡雪楠

原文標題:加速基建投資保未來

來源機構:聯合早報

原文鏈接://www.zaobao.com.sg/zopinions/editorial/story20200617-1061788



早期預警系統:疫情後面臨的挑戰

對許多國家來説,新冠肺炎疫情是一次戰略意外。這也造成了嚴重的後果。COVID-19影響的速度和規模表明,傳染病是可以預見的,而且各國都有發現和應對傳染病暴發的早期預警系統。這些系統在COVID-19的情況下失效了嗎?

2003年非典爆發後,中國投資建立了一個複雜的傳染病預警系統。儘管一些媒體報道稱,這一系統在COVID-19疫情中表現不佳,但識別一種新型傳染病的現實情況是十分複雜的。中國的早期預警系統可能由於依賴診斷後獲得的病例信息,而不是對診斷前風險因素的分析而受到阻礙。

但在美國,特朗普總統顯然忽視了情報機構對COVID-19的早期預警,這引發了爭議。媒體報道還強調,特朗普政府在2019年9月,也就是2019年COVID-19爆發前幾個月,削減了傳染病預警系統的資金。

但問題是,預警系統的有效性與運行它的人以及對其輸出做出反應的人如何感知風險密切相關。這樣的操作是有問題的,因為個人對風險的感知本質上是主觀的。包括專家在內的所有人都受到認知偏差的影響,這些認知偏差會在風險的證據和人們對風險的認知之間造成差異。

各國可能將從這次疫情期間建立的流行病學監測系統中吸取教訓,以改進現有的早期預警系統或開發新的預警系統。我們可以期待看到這一系統與智慧城市基礎設施的緊密結合。

各國需要最大限度地縮小決策者的風險認知差距,而區域合作平台恰好能夠實現這一點。東盟與中日韓峯會通過加強地區預警系統,在這方面邁出了重要一步。

編譯:胡雪楠

原文標題:Early Warning Systems: Stumbling Blocks Post-Pandemic

來源機構: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研究院

原文鏈接://www.rsis.edu.sg/rsis-publication/rsis/global-health-security-covid-19-and-its-impacts-early-warning-systems-stumbling-blocks-post-pandemic/#.Xum-7nHyVJc



馬來西亞應對新冠疫情大流行的經驗教訓

馬來西亞在新冠肺炎疫情早期曾被視作東南亞的大流行中心,但至少在目前它成功地遏制了病毒的傳播,並未遭受任何威脅公共秩序穩定的新一輪疫情反彈。特別是最近幾周,每日感染數量的放緩使馬來西亞在東南亞國家確診病例總數中的排名從第一名下降到第四名。而新加坡、印度尼西亞和菲律賓疫情反彈導致的病例新增已超過馬來西亞。

馬來西亞的有效防控很大一部分可以歸功於馬來西亞政府迅速且全面的抗疫政策以及公共、私營部門和非政府組織的協同合作:(1)馬來西亞在東南亞國家中最先啓動封國封城的強制社會隔離,頒佈“行動管制令”(MCO)—禁止所有包括宗教活動在內的羣眾集會; 關閉所有教育機構;限制馬來西亞人和外國人的出入境(不允許外國人入境);關閉公共機構和私人企業(經營基本服務的企業除外)。感染率升高的一些地區也被納入了增強型MCO(EMCO)。該措施本質上是MCO的一種更嚴格的形式,該地區被完全封鎖進行消殺,居民被要求強制居家隔離。(2)政府通過增加核酸檢測和疑似患者溯源追蹤來補充MCO,行動限制措施和測試能力必須齊頭並進。對這兩種方法的部分或半心半意的實施可能不會產生像今天這樣積極的結果。(3)有效的溝通與協調,與新冠疫情的對抗中交流可能是最重要的工具。MCO要求公民遵守法規並採取負責任的行為以打破病毒傳染鏈條。為了使人們遵守這些標準,必須使國民與政府保持穩定和清晰的溝通。為此,馬來西亞加大了權威機構發佈公告的頻率和對虛假信息的打擊力度。(4)公共、私營部門和民間組織的參與,在疑似病例排查、核酸檢測試劑盒量產、抗疫後勤物資補給、地方誌願工作等領域無不得到三者的有力支持與協調配合。

新冠疫情也暴露出羅興亞人難民問題和非法外籍勞工問題對馬來西亞政治安全和社會穩定帶來的隱憂,馬來西亞在抗疫過程中無可厚非選擇優先保障本國國民的健康和經濟權利,而羅興亞人難民的偷渡、潛伏和非法外勞滯留除了帶來疫情本土擴散風險,還引發國際社會和人權組織對馬來西亞人權和排外主義的指責抨擊。羅興亞人難民問題和非法外勞問題是馬來西亞長期存在但一直選擇性漠視的棘手問題,只是疫情因素放大了這兩項問題,馬來西亞政府應在確保國家團結的基礎上着手改革相應政策和機制,及時處置。

編譯:徐韡

原文標題:Dealing with COVID-19 Pandemic in Malaysia: Lessons from Negeri Jiran

來源機構:馬來西亞戰略與國際研究所(ISIS)

原文鏈接:

//www.isis.org.my/2020/06/17/dealing-with-covid-19-pandemic-in-malaysia-lessons-from-negeri-jiran/



東南亞疫情背景下的羅興亞人難民危機

新冠肺炎疫情除了直接的非傳統安全挑戰和次生經濟衝擊以外,還間接引發了人權議題的社會危機。當國際社會聚焦於美國弗洛伊德事件和伴生的全美黑人人權運動時,東南亞地區的羅興亞人難民危機再度被漠視。100多萬羅興亞人難民因為緬甸政府的壓迫而大部分流亡至孟加拉國,再以孟加拉國為跳板偷渡至東南亞其他國家。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和跨海偷渡的風浪威脅都對羅興亞人難民的生命權構成嚴峻挑戰,而傳統的羅興亞人難民接收國孟加拉國、泰國、馬來西亞也在防疫特殊時期一概拒絕羅興亞人偷渡船的靠岸。

特別是馬來西亞表現出強烈的排斥羅興亞人的情緒:馬來西亞國防部長威脅將靠岸的羅興亞人偷渡者遣返緬甸、馬來西亞清真寺也插旗反對羅興亞人入境,東南亞人權組織強烈抨擊馬來西亞政府對羅興亞人難民的粗暴態度是對緬甸“種族屠殺”的支持,但慕尤丁政府明顯對此充耳不聞。緬甸曾經的人權鬥士昂山素季也支持軍方,駁斥聯合國的指責、在東盟內遊説各國對緬甸人權問題保持不干涉的緘默態度。馬來西亞曾在巴以問題、中東戰爭問題上與美國針鋒相對,以伊斯蘭世界代言人身份自居並引以為豪,而在東南亞本地的穆斯林人權危機出現之際卻三緘其口,只顧國家利益而無視正義和人權。在馬來西亞的羅興亞人難民面臨被驅逐出境的風險,還遭遇來自馬來人的種族歧視,連基本糧食和醫療保障都難以企及。

馬來西亞原先是可以在東盟中發揮關鍵作用、建立領導力範式以解決當前的難民危機的。而事實上,整個東盟未能對難民的湧入作出反應並沒有提供基本的人權框架,這已經顯示出東盟每個政府在其統一的“一個東盟共同體”願景中的失敗。

編譯:徐韡

原文標題:Plight of Rohingyas Under COVID-19 Spotlights ASEAN’s Failure

來源機構:《外交官》(The Diplomat)

原文鏈接:

thediplomat.com/2020/06/plight-of-rohingyas-under-covid-19-spotlights-aseans-failure



後疫情時期慕尤丁政權的政治前途

馬來西亞總理慕尤丁上任超100天,但是至今國民還不清楚慕尤丁的國盟政府的治國方針和理念。在抗疫的行動管制令期間,人們的焦點是保住健康和生命,但進入復原期,不能再忽悠民眾,應該回到國家的議題。慕尤丁可以在電視上講一些生活平常事,也不能忽略嚴肅的國家大事。

雖然國盟6個成員黨,即土團黨、國陣、伊斯蘭黨、砂拉越政黨聯盟(GPS)、沙巴團結黨(PBS)及沙巴立新黨(STAR)在5月間簽署了涵蓋5大目標的國盟諒解備忘錄,但備忘錄內容空泛,巫統認為它沒有約束力,砂聯盟也質疑簽署的目的。顯然的,成員黨並不想對國盟承諾太多。因此,國盟部長是以政黨利益作出決策,國盟成員的黨際間矛盾遲早會爆發爭議。

在反貪污方面,國盟政府的拿捏也令人難以理解。反貪會非常堅決調查青年及體育部前部長賽沙迪住家失竊25萬令吉的案件,四度傳召賽沙迪的父母問話,還扣留4名土青團領袖調查,甚至鬧出賽沙迪的助理茜蒂努魯希達雅聲稱在錄取口供期間,遭威脅、辱罵及逼迫的事件。慕尤丁在今年3月初要求所有內閣部長在1個月內向反貪會申報財產,除了高等教育部長諾萊妮外自覺響應者寥寥。慕尤丁承諾籌組乾淨廉潔的內閣,至今跨不出第一步。至於新聞及言論自由,香港《南華早報》記者塔絲妮、反貪污與朋黨主義中心(C4 Center)執行總監仙蒂雅、公正黨雙溪毛糯國會議員西華拉沙被調查,自由空間受到壓縮,彷彿回到國陣時期。此外,國盟的教育、經濟、種族、宗教、社會、文化、衞生、環境、房屋、交通、選舉、婦女及外勞等領域的政策何時擬定?國盟不能延用國陣的綱領,因為國陣在509大選已經被選民唾棄。

慕尤丁是希盟政府的內政部長,他曾經承諾廢除或修改惡法,包括煽動法令,但國盟政府還使用這些惡法對付異議分子。希盟已經違背不進行政治委任的競選宣言,然而國盟的政治委任比希盟更厲害,不管是什麼資格,只要是支持首相的國會議員都可以出任高職。國盟要長久執政,就必須去蕪存菁;擁有崇高的目標,才能有為國為民的施政理念。如果各懷鬼胎,戀棧權位,一直在政治酬庸、權謀遊戲、算計及報復中打轉,當抗疫光環消失,暴露弱點,國盟就無以為繼了。後疫情時期,慕尤丁必須儘早在國盟及兑現改革承諾之間,作出抉擇。

編譯:徐韡

原文標題:慕尤丁路在何方

來源機構:馬來西亞《星洲日報》

原文鏈接://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288533.html



馬來西亞應慎防第二波疫情

馬來西亞落實“復原期行管令”,進一步放寬限制、促進多個經濟部門復工,導致物流人流驟增,令人擔憂一旦防備不足,或讓新冠病毒伺機肆虐,爆發第二波疫情。根據數據,馬來西亞冠病疫情確已受到控制趨向緩和,但仍存在不確定性因素。換言之,對疫情過於樂觀,以致放鬆戒備,或會為病毒的傳播打開窗口。面對疫情絕不可掉以輕心。

馬來西亞在放寬限制時,某些措施譬如航班恢復100%載客量,也引起疑惑與憂慮。雖然交通部解釋,政府放寬機上的社交距離並非單方面決定,而是經過與私人和公共領域的利益相關者進行協商,並以乘客和機組人員的安全與健康作為這項決定的優先考量;可是,有者卻質疑為何在餐館等地方需要維持社交距離,而在飛機上卻無須遵守。諸如此類的開放措施,是否會對抗疫造成影響,需進一步觀察。

此外,政壇上亦傳出可能舉行閃電大選的消息。對此,政治人物有各自的盤算,不過在疫情未消退之際,舉行大選,並非最佳方案。即使政治講座等羣聚活動可移至網上進行,但在投票時,當局要如何確保數以千萬計的選民,維持社交距離,避免病毒逮到傳播的機會?這顯然不是簡單的任務。如何確保選民能安全地投票,減少染疫風險,是一道難題。簡言之,在冠病的陰影下,是否舉行閃電大選,不止須考量政治需要,更要關注安全因素。

從疫情初期,一路跌跌撞撞,熬到今天的復原期,許多醫護人員為抗疫付出了努力,政府與國人在這期間,應繼續抱持審慎態度,勿讓抗疫成果受侵蝕。

編譯:徐韡

原文標題:社論.慎防第二波疫情

來源機構:馬來西亞《星洲日報》

原文鏈接://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289565.html



新加坡為解除經濟封鎖做足準備

國際社會為防止病毒擴散而採取的封城鎖國措施,已經導致全球經濟陷入衰退,許多企業紛紛倒閉,失業率急劇上升。新加坡6月15日公佈的最新相關數據顯示,解封經濟已經到了勢在必行的時刻。然而,中國北京、韓國首爾疫情再起的經驗卻表明,經濟解封后遭遇第二波疫情的風險確切存在。世界衞生組織甚至呼籲各國延遲解封經濟,以免原先的防疫成果前功盡棄。因此,新加坡的經濟解封必須有萬全準備,包括心理上接受病例增加的後果。

面對嚴峻的經濟和就業形勢,新加坡有必要儘早讓國民經濟全面恢復運行。新加坡政府早前宣佈,經濟解封將循序分三階段進行,這是考慮到病毒的社區傳染風險仍在,必須審慎從事。世衞組織一再警告各國不要過早解封經濟。世衞組織提醒:特別是疫情嚴重的美洲國家,必須繼續把精力集中在抗疫上面。世衞組織的意見,純粹是從公共醫療的角度出發,雖然有其道理,卻忽視了各國政府必須對民生負責的政治義務。當下日益尖鋭化的兩難在於,繼續封鎖經濟,很多企業甚至人員必死無疑;解封經濟,雖然要冒着第二波感染的風險,卻還是有一搏的可能。

新加坡政府6月15日宣佈在6月19日進入第二階段解封措施,因此應當是深思熟慮的決定。許多既有的安全原則,如保持一米社交距離、強制戴口罩等仍將繼續,但是絕大多數的企業和團體都能恢復運作;普通社交活動也有限度地恢復,只要是不超過五個人聚集。但是,容易在室內羣聚卻不直接創造經濟價值的活動,如宗教、文化、娛樂等,則還是繼續禁止。不難看出,這一決策基本側重在重啓經濟,並且避免無關的人羣聚集,以繼續阻斷病毒傳播。

可以預見的是,隨着大部分經濟活動在第二階段恢復,新增病例應當會相應增加;可是這不足以構成反對解封的理由。只要新增病例數沒有導致公共醫療系統不敷應對,經濟活動就必須如常進行,因為有太多人的生計依賴經濟恢復正常。儘管可以辯論執行細節,但對於保障國民經濟和國人生計的大方向,還是應當予以支持。

編譯:徐韡

原文標題:社論:經濟解封須有萬全準備

來源機構:新加坡《聯合早報》

原文鏈接://www.zaobao.com.sg/zopinions/editorial/story20200616-1061512



朝聖還是抗疫?印尼所面臨的反政府情緒

考慮到疫情惡劣,印尼政府在六月初取消了今年前往沙特阿拉伯的麥加朝聖活動,而這一點卻被利用來煽起一陣反政府情緒。

截至6月17號,沙特阿拉伯已有新冠肺炎13.6例,死亡1052人。利雅得政府尚未給出明確的答覆是否舉辦朝聖活動,筆者預計利雅得市會縮小今年的活動規模或直接取消,但無論是那種結果都會惹惱穆斯林的保守教徒。去年,一次完整規模的麥加朝聖聚集了大約25萬人,這在今年愈發不可能發生,因為早在三月下旬沙特當局就因迅速蔓延的疫情建議延期朝聖的準備活動。雖然沙特在埃博拉病毒和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爆發期間成功地舉行了朝聖活動,但五月下旬以來沙特當局開始逐漸放寬封鎖禁令,想在朝聖活動中抑制新冠病毒變得尤為困難。

印尼宗教事務部長Fachrul Razi表示,由於沙特政府無限期地延期朝聖活動,以及疫情的現狀,現在印尼已沒有足夠的時間準備簽證和防護措施。雖是世界上穆斯林教徒人數最多的國家,印尼政府也只好取消今年的朝聖活動。今年已經報過名和支付過費用的教徒(近180,000人)只能順延安排到明年的活動了。

隨着這一決定的公佈,社交媒體上開始流傳起了虛假新聞,聲稱政府已將朝聖基金轉移用作增強本國貨幣,還有謠言説用於基礎設施建設。印尼政府和朝聖基金管理機構BPKH多次澄清也無用。印尼民間反謠言組織Mafindo的負責人Aribowo Sasmito表示,因為宗教事件很容易煽動羣眾的情緒,朝聖基金的話題總是不斷地被利用來污衊政府是“小偷”或“反伊斯蘭”。印尼最大的穆斯林組織Nahdlatul Ulama的成員Zuhairi Misrawi表示,印尼的穆斯林教徒大多能明辨是非,也欣然接受政府的決定,製造麻煩的只是那些譁眾取寵的社交媒體。

編譯:徐思倩

原文標題:Coronavirus: Indonesia’s haj cancellation fuels anti-government rumours; Malaysia generally accepts decision

來源機構: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原文鏈接://www.scmp.com/week-asia/lifestyle-culture/article/3089373/coronavirus-indonesias-haj-cancellation-fuels-anti



大流行期間東盟智能技術應用及啓示

大流行期間,大量智能技術被廣泛應用於東盟國家的各個城市中,包括移動跟蹤、報告申請、數字市場、遠程醫療和配藥機等。這些智能技術增強了信息透明度,為加強預防管控以及提供社會援助和基本服務等提供了便利。

新加坡政府已經啓用了一個大規模的跟蹤應用程序TraceTogether,其目的是跟蹤和提醒確診病例的接觸者及時採取必要措施,例如監測體温和觀察是否出現症狀。該應用程序於今年三月啓動,並不強制下載使用,但隨着新加坡逐漸重新開放,人員軌跡追蹤更為重要,新加坡“智慧國家”倡議負責人Vivian Balakrishnan博士近期宣佈了一項計劃——分發TraceTogether可裝載設備以鼓勵更多人使用。

與新加坡的舉措類似,印度尼西亞電信公司(Telkom Indonesia)與四個本地初創企業Kata.ai,Qiscus,Volantis和Qlue合作創建了印度尼西亞Bergerak網站,該網站可監控印尼各個城市的Covid-19病例。Bergerak持續更新Covid-19數據,並允許公民報告需要由地方政府解決的緊急問題,包括違反安全距離規定,當地醫療機構的醫療設備短缺和需要緊急援助。 

印度尼西亞的多服務巨頭Gojek正在幫助中小型企業實現業務數字化,尤其是食品和飲料行業,幫助其在大流行引發的經濟衰退中生存。截至6月4日,該公司已在其食品配送、快遞和電子錢包服務中增加了100,000箇中小型企業客户。 

近期,在泰國國家創新局(NIA)和創新企業發展基金會的支持下,曼谷Yothi醫療創新區引入了一個遠程醫療平台,該平台為大流行期間的醫療初創企業提供了營業空間。目前,大約有22家初創企業在平台上提供醫療建議服務,診斷病例併為患者安排醫院和藥物。該計劃可減少醫務人員的工作量,減少非Covid-19患者去醫院次數,從而緩解醫療資源壓力。

在胡志明市,商人Hoang Tuan Anh領導一家慈善機構使用由相機系統支持的ATM向因Covid-19封鎖而失業的人們分發大米。這項簡單又高效的技術可確保有需要的人更安全地吃到米飯,許多慈善組織已向Hoang先生的倡議捐款,Hoang先生也正在尋找機會將他的慈善項目推廣到越南的其他城市。

物聯網、大數據、電子政務和危機應對等智慧城市技術正日益成為城市管理的重要工具。隨着互聯網經濟的蓬勃發展以及5G移動技術的發展,智慧城市的應用會在未來更加廣泛。大流行期間智能技術的應用也帶來了三點啓示。首先,技術需要不斷迭代。新加坡的TraceTogether應用程序會根據反饋不斷調整以改善其服務並加強用户數據隱私保護。其次,智慧城市建設需要建立跨利益相關者的夥伴關係。Gojek和Yothi醫療創新區的經驗表明,政府,私營部門和社區之間的協作和領導可以在智能應用程序方面取得進展。第三,智慧城市只有通過實時協調,有針對特定地點的計劃以及本地主導干預才能取得成功。如此,城市和企業不僅可以應用以技術為主導的工具,還可以設計以人為本的方法來滿足公民需求。

鑑於當前面臨的挑戰和未來眾多的不確定性,精細化對城市管理而言愈發重要。自2018年啓動東盟智慧城市網絡(ASCN)以來,東盟已開始與地方政府合作,密切關注城市層面的城市問題。ASCN並未制定標準化的指導原則,而是促進政府和企業之間的協作,使他們能夠主動挖掘機會,並根據當地情況制定計劃。該網絡可能成為動員地方行動以應對未來健康和氣候危機必不可少的區域資產。

編譯:歐陽慧英

原文標題:ASEAN Cities: Putting the Smarts into the Fight Against Covid-19

來源機構:ISEAS-Yusof Ishak研究所

原文鏈接://www.iseas.edu.sg/media/commentaries/asean-cities-putting-the-smarts-into-the-fight-against-covid-19/





本資訊不代表平台觀點

編輯:

地址:中國上海市松江區文翔路1550號(201620)

聯繫我們:55039515@qq.com 滬ICP備0505149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