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物流菜鳥】東亞媒體智庫觀點摘編 第八期

2020-06-19 來源 : 瀏覽數:

目錄

  • 數字化社會中中國的新消費動向-解讀2020年中國經濟的十大熱點事件

  • 美國需要改變雙重人權標準

  • 日本能成功與中國“脱鈎”嗎?

  • 朝爆破韓朝聯絡辦公室,朝鮮半島再次進入緊張狀態

  • 美國大選對朝鮮半島的蝴蝶效應






數字化社會中中國的新消費動向-解讀2020年中國經濟的十大熱點事件

文章指出,中國零售業界中以天貓、京東為代表的電商勢力正逐漸嶄露頭角。中國消費市場的成長率呈逐年下降趨勢,然而電商在市場中的佔有率卻持續增長,至2019年已經佔據了市場總份額的20%。

注1:中國消費動向的衡量指標。

注2:一定規模的百貨商店、超市等零售平台

注3:線上零售總額的增長率

注4:線上零售總額在中國社會零售總額所佔比例


文章立足於中國商業聯合會於2020年1月15日發佈了“2020年中國商業十大熱點展望”報告,依次對2020年中國商業十大熱點事件進行解讀:

一、 消費將繼續發揮經濟增長第一動力的作用。文章指出中國中國消費市場穩健成長,消費環境將得到持續性的改善。同時,文章特別指出,觀察新冠肺炎流行期間中國消費市場的概況可以發現,2020年1-2月中國社會消費零售總額減少了兩成,但是電子消費市場零售總額卻仍保持增長。當然,作者也提到比起SARS,新冠肺炎影響中國GDP的程度更重,GDP增速甚至已跌至-6.8%。

二、夜間消費熱度升高,闢出商業新藍海。文章以上海大寧國際為例,對上海市政府建設夜間文化、觀光等多樣態實施以推動國際化、上海傳統文化、時尚文化等元素相融合的努力表示認可。

三、旅遊、文化、養老等高品質服務消費潛力將進一步釋放。在中國,中等收入消費者消費需求擴大,人們更加關注商品的品質,趨向體驗型、智能化消費。在這樣的背景下,文章做出預測,信息、教育、健康管理等將成為中國新的經濟成長點。

四、消費與流通加速轉型,涵蓋城市與農村、線上與線下“全渠道經營”成為大型零售企業重點戰略。文章總結了政府和民間為促進國內市場轉型升級所做出的的努力,政府陸續出台消費刺激政策以擴大內需,同時注重產品創新和優質外資企業的引進以營造良好的商業環境;中國民間則是推動市場向三四級城市及周邊村鎮拓展,並注重品牌的塑造。

五、零售業態創新層出不窮,新商業模式對標多元多變消費需求。對此,文中舉出了“IP經濟”和“‘一號店’經濟”等例子來進行説明。

六、數字化成為商業領域新常態,流通變革全面促進生產生活方式重構。文章認為到目前為止,中國的零售行業的數字化、創新都僅止步於“表面”創新,這將成為新常態的最大阻礙。

七、步行商業街改造成為消費升級平台,商旅文跨界融合趨勢愈發明顯。文章分析了中國步行商業街所面臨的的問題和對應政策等,並通過成都寬窄巷子探討“商業*觀光*文化”的多業態融合的實現可能性。

八、社區商業向綜合服務轉型,便民成為商家“最後100米”關注焦點。文章認為社區居民的需求和政府的政策促進了社區經濟的發展,但也指出社區經濟由於規模受限並且通常呈分散型分佈,面臨着急需跨越的障礙,從而提出了“零售業*服務業*政府行政服務*公益活動”的社區經濟新模型。

九、電商下鄉、食品追溯與精準扶貧“三位一體”呈現新格局。文章分別舉出了京東的農村電商事業、青海祁連牧場和四川南江縣來解釋“三位一體”的經濟格局。

十、農產品流通渠道改革創新提速,高品質、多樣化進口農產品需求持續升温。文章提出了從產品標準化、商品信息可視化、原產地加工可行化和OTO平台建設四個環節分析了中國農產品流通渠道的創新點。

最後文章認為夜間消費、IP消費等新消費態勢的出現將為在日本市場已經發展成熟的日系企業提供開拓中國市場的新機會。對此,文章也指出,想要在數字化趨勢愈演愈烈的中國市場中佔據一席之地的話,日系企業必須採取符合新消費態勢的市場營銷手段,並且需要考慮重新構建商店或電子商務平台。

編譯:王金鈺

原文標題:デジタル社會下で生み出される新消費スタイル

~中國商業十大ホットイシュー2020~

來源機構:野村綜合研究所

原文鏈接//www.nri.com/jp/knowledge/report/lst/2020/cc/mediaforum/forum288



美國需要改變雙重人權標準

加利福尼亞大學爾灣分校法學院教授David Kaye認為美國目前存在國內國外的雙重人權標準。儘管二戰後,美國為世界人權制度的建立做出了貢獻,並本着人權至上的原則,主導了聯合國憲章的談判。然而美國政策所追求的“人權”,其本質不過是為其他國家設置的議程,美國政府並沒有把它當成國內義務。每當別國鎮壓少數派、對示威人羣暴力相向時,美國便會搬出相關人權法律加以批判,然而一旦用同一標準衡量本國時,美國就會惱羞成怒。

為何會出現這種雙重人權標準?作者認為要從歷史中尋找答案,即美國社會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和白人至上主義。現代人權運動開展之初,南部的種族隔離主義者及其支持者就反對美國加入聯合國的人權機構。由於聯合國的人權機構握有大權,這對美國結構性的種族歧視造成了壓力,為此美國批准了多份人權條約,但是聯邦議會卻聲稱這些條約沒有經過法律程序,不適用於國內法院。而右派更是把人權條約當作全球精英階層企圖侵犯美國主權的一場“陰謀”。在美國,種族歧視問題已經成為了人權進步之路上的一塊絆腳石。這場席捲全美的示威遊行要求美國正視警察對黑人實行的暴力,並藉此要求消滅美國社會、統治結構上的種族歧視。而這一訴求牽涉到法律、政策以及具體實施等問題。

正是美國的法律和訴訟程序孕育了不公正的美國社會,威脅到黑人的性命。從現行制度來看,即使發生虐待行為,也很難從聯邦法上追究事實責任。警察殺害市民有免責特權為其開罪。治安隊員殺人有正當防衞法來免責。在一個總統和律師都贊成嚴刑拷打的國家,國民沒有反省罪行的必要。

這場示威遊行從根本上拷問着美國的人權問題,也敦促美國啓動一場曠日持久的人權制度改革。首先美國應當設置人權常委會,該委員會應與世界人權標準保持一致,並在法律上保持獨立立場。其次,美國議會在通過國際條約的同時,應當同步推進國內相關法律的制定,特別是應當履行《種族歧視廢除條約》和《關於市民及政治權力的國際條約》。最後,美國應當擺脱特朗普幼稚的想法,重回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通過國內人權問題的治理,真正獲得國際人權問題的發言權,從而擁護世界人權。上述措施意味着必須改變現有的法律和政策,這將切實關係到人權的落實與發展。

編譯:陳慧珠

原文標題:「他國に厳しく自國に甘い」人権軽視大國アメリカよ、今こそ変わるとき

來源機構:日本新聞週刊

原文鏈接://www.newsweekjapan.jp/stories/world/2020/06/post-93692_3.php



日本能成功與中國“脱鈎”嗎?

安倍政府計劃撥出2435億日元(約合22.5億美元)幫助日本企業將製造供應鏈移出中國。目前還沒有提出具體細節,也不清楚此政策在一段時間內是明智的還是適得其反的,但其意圖很可能是受支持的。

2019年底,一項對在華美企的調查顯示,87%的企業沒有將供應鏈從中國移出,也沒有立即這麼做的計劃。他們留在中國的原因並不難理解,為了進入中國龐大且不斷增長的國內市場,政府往往必須投資中國的供應鏈。根據美國商會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超過四分之三的美國公司説,與全球整體業務相比,他們在中國的表現更好或還不錯。美企在中國的狀態如此之好,那日本為什麼要將企業移出中國呢?

第一,在時機方面,新冠病毒大流行嚴重破壞了區域和全球供應鏈,這使得全球需求放緩,從而消除了像之前那樣的生產緊迫性,日本認為現在是重新評估和重組供應鏈運作的最佳時機。

第二,有利的地理位置增大了日本將供應鏈移出中國的可能性與可行性。東亞已成為世界上主要的工業製成品綜合貿易區。這在計算機、電子、電氣方面最為明顯,這些佔日本、韓國和東盟經濟體出口總值的一半。日本公司將一些供應鏈從中國移到日本(或東南亞)比美國公司將業務移回美國更可行,因為在將更多供應鏈移出中國的過程中,日本企業仍可以利用該地區有利的製造業集羣效應。此外,與製造相關的技術(例如機器人技術,自動化技術,人工智能和3D打印)的快速進步(日本公司在這些技術上投入了巨資)減少了勞動力投入的需求和成本,甚至縮小了所需土地的面積。這符合日本技術熟練但不斷減少的人口和有限的土地面積這一現狀,日本的機器人密度(每10000名工人的機器人數量)在世界排名第四,僅次於韓國、新加坡和德國,因此日本公司可以輕鬆地在先進製造能力上進行更多投資。

第三,目前的政治和外交環境也適合安倍政府考慮這種供應鏈轉變。新冠肺炎疫情後的世界可能將充斥着摩擦與爭端,特別是美國對中國的指責。日本在中國還會保有經濟實力,但依賴於中國供應鏈的日本企業可能會發現自己將成為美國經濟制裁和限制的目標。所以日本認為最好在這種情況發生之前通過與中國“脱鈎”,將供應鏈分散化來緩解此問題。此外,文章認為,中國正困於與美國日益緊張的關係,不會花費太多精力去追尋日本在經濟上逐漸遠離中國的原因。

編譯:井惠子

原文標題:Can Japan Successfully Decouple From China?

來源機構:美國《外交》雜誌

原文鏈接://thediplomat.com/2020/04/can-japan-successfully-decouple-from-china/



朝爆破韓朝聯絡辦公室,朝鮮半島再次進入緊張狀態

本月13日,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第一副部長金與正曾預告“不久將會看到朝韓共同聯絡辦公室坍塌城一片廢墟的悲慘場面”。儘管文在寅總統前一天曾呼籲“不要關閉對話窗口”,16日下午,朝鮮爆破了開城韓朝共同聯絡辦公室大樓。韓朝共同聯絡辦公室是根據《4•27板門店宣言》,作為韓朝之間溝通與合作新窗口而設,它遭到破壞被視為朝鮮半島重新進入緊張狀態的象徵性事件。

在爆破之前,朝鮮軍方總參謀部當天上午預告,有可能將去武裝化的地區重新要塞化,並散發反韓傳單。預計朝方將首先恢復已根據《9•19韓朝軍事協議》作為試點拆除的非軍事區內監視哨所,同時很可能永久關閉開城工業園,重新部署建設工業園時已經北撤的部隊,還有可能拆除金剛山旅遊設施並在該地重新部署軍隊。如果重新將該地“要塞化”,半島關係可能將陷入回到2000年6月兩國首腦會談之前的僵局之中。

對於朝方如此強硬態度,青瓦台緊急召開國家安全保障會議常任委員會會議討論對策,會後通過新聞發佈會表示,“破壞韓朝共同聯絡辦公室辜負了所有希望韓朝關係和平發展、半島實現和平的人們的期待”。青瓦台警告説,“ 如果朝方繼續採取惡化局勢的措施,我們將予以強力應對”。韓國統一部韓朝聯絡辦公室主任徐虎批評説:“這是韓朝關係中沒有先例的、超常識的、不應發生的行為,違反了2018年的《板門店宣言》。”

去年河內美朝首腦會談無果而終後,美朝對話始終沒有取得實質性進展,而且朝鮮一直強烈不滿於韓國一味看美國眼色行事,導致韓朝合作也沒有取得應有的進展。但是,朝鮮半島冷戰格局的逐漸融化、韓朝向着和平與繁榮邁進的趨勢成果瞬間被毀,朝韓關係階段性和解結束,朝鮮試圖通過對韓方施壓改變局勢、緩解僵局是否真的可行?朝韓關係會進一步惡化到何種地步?總的來説,困局當前,韓朝雙方應本着對歷史負責的態度,冷靜下來,竭盡全力通過對話取得突破口。

編譯:陳藝心

原文標題:북, 개성 연락사무소 폭파…청와대 “평화 기대 저버려”

來源:韓民族日報

原文鏈接://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949674.html



美國大選對朝鮮半島的蝴蝶效應

在美國曆史上,只有12位總統未能成功連任。在上個世紀裏,未能成功連任的美國總統只有3位,分別是赫伯特•胡佛、吉米•卡特和喬治•布什。美國學者、經濟專家傑森·施恩科爾(Jason Schenker)在他的新書《新冠之後的世界》中,發現了這三位總統的共同特徵:總統大選時的失業率都高於中期選舉時的失業率。施恩科爾指出,經濟指標是美國總統選舉的最大變數,其中失業率是最重要的決定性因素。在他看來,由於現階段美國失業率飆升,按照這種規律特朗普成功連任的可能性很低。

2018年的中期選舉時,全美失業率降至前所未有的3.2%,而現在為遏制新冠病毒傳播,美國採取的封鎖措施導致今年4月失業率飆升至14.7%。雖然這一數字在5月稍有下降,降至13.3%,但要在短時間內降回兩年前的失業率水平則基本無望。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Larry Kudlow)預測,今年下半年的美國經濟可能呈“V型”復甦,到年底全美失業率將降至10%以下。儘管如此,11月特朗普參選時的失業率仍將是中期選舉水平的三倍多。

美國成為受新冠肺炎影響最嚴重的國家,有12萬人死亡,216萬人感染。隨着各地正在為恢復經濟而陸續放寬限制措施,商業活動正常化,社會限制被解除,人們開始擔心第二波疫情高峯期的來臨。目前來看,大選之前研製出新冠疫苗或者特效藥似乎是不可能的。此外,由黑人喬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暴力執法致死而引發的大規模示威活動和社會騷亂對於特朗普也是個壞兆頭。由於美軍參謀長與特朗普在教堂拍照作秀,加上特朗普宣稱要動用聯邦軍來平息騷亂,士兵們已經開始對特朗普政府表示蔑視。據民調顯示,特朗普與其競爭對手喬·拜登(Joe Biden)的差距日益明顯,這些都讓特朗普更加敏感不安。他的競選團隊甚至向CNN發出警告信,稱其民調顯示拜登領先特朗普14個百分點是“假新聞”。

(圖源: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


而在太平洋彼岸,平壤高層一直在密切關注美國大選局勢的走向。朝鮮突然以“反朝傳單”為由,向韓國發起高調威脅,也是在利用當下特朗普的焦慮情緒,讓形勢朝着有利於自己的方向發展。對朝鮮來説,自2018年與美國在新加坡舉行首次朝美首腦會談以來,一直無所獲。除非美國先採取行動,否則韓國無法採取任何行動。朝鮮在這樣的節點試圖激怒韓國,其目的在於吸引特朗普的注意,並刺激特朗普速速做出反應。預計在特朗普做出迴應之前,朝鮮都會加劇當前的緊張局勢。如果朝鮮採取軍事行動,那麼韓國也將通過以牙還牙的方式進行回擊。彼時,可能會發展成一場真正的戰爭,局勢將變得十分危險。大選之前,一旦朝鮮半島發生戰爭危機,這對於特朗普的競選活動將十分不利。焦慮的特朗普可能會為了“防止戰爭”而做出讓步。如果不是特朗普,朝美自上而下舉行首腦會談的可能性為零。一旦拜登入主白宮,那麼平壤和華盛頓之間的重大交易將化為虛無。因此,金正恩此刻在想法設法引誘特朗普出面與自己談判。而這次,金正恩讓自己的妹妹擔任韓朝摩擦的負責人,是為以後自己與特朗普達成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協議作準備。面對朝鮮方面的近期舉動,韓國總統文在寅一直保持沉默。自河內談判破裂後,韓國的作用已經大大減弱。現在文在寅只有兩個選擇:一是親自出面要求金正恩保持克制;二是宣佈在朝鮮事務上,韓國與美國結成堅定的聯盟,嚴厲應對朝鮮的挑釁。特朗普在大選前的緊張焦慮可能會給朝鮮半島帶來蝴蝶效應。

摘編:張佳琳

來源:中央日報

原文標題:A butterfly effect

鏈接://koreajoongangdaily.joins.com/2020/06/16/opinion/columns/Moon-Jaein-Donald-Trump-provocations/20200616200700249.html




本資訊不代表平台觀點

編輯:

地址:中國上海市松江區文翔路1550號(201620)

聯繫我們:55039515@qq.com 滬ICP備05051495號